刺耳的夜

夜裡的靜
似搖籃曲
輕輕的沮喪… 徐徐的消沉… 柔柔的憂愁…
刺耳的秒針…

靈感… 像死屍般…
一動也不動…


夜裡的亂
似搖滾樂
雜亂無章的生活節奏…
思緒跌進黑洞…

浮燥… 像疆屍般…
跳了再上吊…

我覺得…
誰都不該有太多時間… 徹底的…
思考… 熟慮…
深思… 細想
太多時間… 有時候… 未必是好的…

Occam’s Razor 提出一個原理
“the simplest solution is usually the correct answer"

一板一眼的瘋狂

有人說
攝影師是當不上藝術家的畫家
無法為生活彩色
無法為藝術演奏
一板一眼… 瘋狂按快門…
把故事寫在照片上…


有人說
雕刻師是當不上藝術家的工匠
只能為死亡雕琢
只能為墓碑磨光
一板一眼… 瘋狂拋磨膏…
把結局銘在石碑中…

有人說
工程師是當不上藝術家的行家
苦苦為技術表白
苦苦為設計設計
一板一眼… 瘋狂論分析…
把模型塑在現實裡…

我們常常為了某種原因執著…
平平凡凡踏踏實實

沒有馬戲團的浮誇

沒有不平常的璀璨

我們常常為了某種顧慮執著…
某個夜裡的呼吸變得有點急促
思索犯下的錯誤…
沒有顛簸的遺憾…

感慨那時候…
沒有一板一眼的瘋狂…
把藝術銘刻在現實裡的故事… 實現…

我們都是精神病

有誰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某種程度上
我們都是精神病
只是倫理, 理性, 性情, 情感, 感抗… 不斷地壓抑自己…

某種程度上
我們都是精神病
我們盡力讓自己正常
我們也盡力讓自己與眾不同
我們相信自己經歷的
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傳記
在寂寞無情的大城市
只有自己是了解自己的怪胎

有誰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世界是你的
故事是我的